果不其然,这两人最初哭宫老夫人和宫家几位主子的时候,宫景衍并没什么表示,只非常淡定的吃着面前的饭菜……

    不料,待说着说着,当听到最后这两婆子话音一转,终于提到要赶林飒出府之事,

    只见宫景衍突然就吃不下去了,慢慢放下手中的筷子,

    转过头,静静看着那两个婆子,非常认真的问道,

    “行,本王这么半天总算是听明白了,敢情是您二位,对王妃将你们直接赶出府的决定,不太满意是吧?”

    “也……也不是不满意……,只是我俩……”面对着宫景衍突然的提问,孙婆子本来还想着,再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着,不料却被旁边的李婆子给一把拉住了,

    只见那李婆子接收到顾悦溪的眼色,只以为宫景衍是要替她和孙婆子撑腰,连忙言简意赅的道,

    “对对对,回禀王爷,老奴们确实对赶出府的决定不满意,”

    “您有所不知,那扫把星今天实在嚣张的很,不仅对我俩不尊重,话里还外的,甚至还诬蔑咱家老夫人,”

    “还请王爷一定要为我等主持公道,将那扫把星给直接轰出门去,以正宫家的家风,毕竟说到底,终究一笔写不出两个宫字,咱们平王府终归是姓宫的,怎么能任由得她一个姓林的胡作非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说两位妈妈,既然你们已经觉得这些话由你们说出来不合适,那为什么还要执意说出口呢?”听到两位婆子义正言辞的建议,见话里话外的要宫景衍赶林飒走,只见宫夫人终还是没忍住,从旁开口道,

    “这手心手背都是肉,你们这样一再要求,不是让衍儿夹在中间为难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不用担心,此事并不太为难g。”不料宫夫人突然开口,这边董嬷嬷还未来得及阻拦,就见宫景衍倒是若无其事的开了口,

    只见宫景衍转眸看向那两婆子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

    “行,本王明白了,”

    “这样,既然两位妈妈对王妃的处理不满意,”只见在两位婆子欣喜的目光下,宫景衍突然瞟了眼门外的福安福康,扬声吩咐道,

    “福安、福乐,把两位妈妈拉下去,每人各打五十大板,然后再扔出府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哭诉了半天,见宫景衍并没有如他们预想的,直接赶走林飒,而是不仅没为自己扶理,还要再打五十大板,

    只见那两婆子自是当场都懵了,一脸无助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,您怕不是一时着急,说错了吧?该……该打五十大板,被扔出府的,难道不应该是那姓林的吗?”

    “姓林的……”面对着两个婆子的不知悔改,只见宫景衍突然一拍桌子,冷声道,“姓林的也是你们两个奴才该叫的,”

    “记着,无论她以前姓什么,如今既嫁了我,就是我宫景衍的人,是我府上的当家主母,怎是你两个上不得台面的腌臜货能随便置喙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既然你们对王妃直接扔出府的处理不满意,那本王亲自来处理,每人加打五十大板,然后再扔出府去,”

    “听清楚了,这是本王的处罚决定,以后你们要怨,只怨本王就好,”

    “福安福乐,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把人拖也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宫景衍亲自下了命令,那福安和福乐两个自是没有丝毫犹豫,忙一人一个,拉着人就开始往外面拖。

    “王……王爷,不要不要呀,老奴这身子,五十大板下来,怕就真的没命了呀。”

    一听宫景衍来真的,而那福安福乐上来就开始拉人,那两婆子到此也算是真的慌了,也顾不上提撵林飒走的事了,只连忙哭求道,

    “王爷呀,不看僧面看佛面,就算是看在老夫人的面上,还求您,饶了老奴这五十大板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两位妈妈对本王的处置难道还有意见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见这两个婆子到了现在还不死心,只见宫景衍站起身,扯了扯嘴角,一字一句的建议道,“要不看在老夫人的面子上,本王收回刚才的成命,换成:直接将你俩乱棍打死,扔到乱坟岗上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啊,王爷,老奴们知罪了,老奴们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尽管两个婆子终于反应过来,这宫景衍是要撑腰不假,但是却不是为她们撑腰,而是要为对面的林飒撑腰。

    可是此时已经晚了,宫景衍都下了命令,福安、福康几个亲自下手,自是没得她们再多扑腾的机会,

    一个个拖到院子里,摁死了,抡圆了,被足足打了五十大板,

    最后连哭喊的力气都没有了,只如死鱼般,被人血肉模糊的扔出了府。

    而这情形看着,别说宫夫人和顾悦溪,就连一旁见多识广,也颇有手段的董嬷嬷看着,都不由得傻了眼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以前没回京前,三不五时的,其实这些婆子也想着法的闹过,折腾过,

    但是每次,他们闹他们的,宫夫人只会在屋里哭天抹泪的,任自己一个人怎么和她们斗,宫景衍却从来都是和宫将军一样,念着宫家人的情面,均睁只眼闭只眼,从不插手管的,更别说还替她们撑腰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就是因为宫景衍和宫将军的这个态度,才使得那些下人们,仗着宫老夫人的气势,一日日的张狂了起来,越发的蹬鼻子上脸,现如今连宫夫人也慢慢的不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看到这会宫景衍的作派,不只董嬷嬷心情大好,竟连林飒,见宫景衍说到做到,还真替自己出面撑腰,当即也是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不过,这孙李两个婆子白天都被赶出去了,却还能这么名目张胆、顺利的溜进来,不用想,这后面肯定是藏着什么猫腻的。

    “王妃,奴婢查过了,这两人是夫人跟前的田婆子黄昏时分偷偷放进来的,一直都藏在膳厅外边的树丛后面……”就在林飒疑惑的当口,就见芍药竟如提前就知道林飒的心思般,突然在她耳边轻声禀道。。。

章节目录

宫变,重生皇后太佛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88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宫变,重生皇后太佛系章节